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穴新闻 > 新闻详情
找到了!武穴籍红军烈士陶越后人终于确认!八十余载等待,英魂终回故里!
发布时间:2018-09-12 08:18:42

  还记得吗?8月29日我们在微武穴发布了《先烈后人,你在哪里?武穴籍红军烈士陶越牺牲87年,等待亲人祭拜…》(点击回看当日报道)的报道,讲述的是武穴籍红军烈士寻找后代亲人的事情。

  此条报道为转载今日头条“寻找革命烈士后人”项目信息,8月28日,今日头条依托精准地理位置弹窗技术,将“寻找烈士后人”的消息发送到烈士家乡武穴地区。本着为尽快帮助武穴籍烈士找到亲人的心情,我们在看到此消息后隔日便转载发布。

  图文发出后,我们便在后台收到了很多热心网友积极提供线索。

  直到小编收到一条微信消息,疑似为陶越烈士亲人--陶越烈士的侄子陶佳富和侄孙陶星。

  于是陶越烈士亲人寻找工作就此展开。

  一波三折,多方助力求证实

  烈士陶越亲人的核实工作颇为波折。在其亲人提供的资料中,他有另一个名字——陶熔。家人几十年来一直在寻找陶熔的下落,却无所获。当烈士侄子见到头条“寻找烈士陶越后人”的消息后,隐约觉得,这可能就是家里找了八十多年的亲人。

  29日一早,陶佳富看到文章后,当即赶往武穴民政局查资料。在将文中资料与陶熔的资料对照核实后,发现情况基本吻合,唯有名字存在出入,他怀疑“陶越”这一名字是革命时为保护家人而用的化名。

  在陶佳富的委托下,梅川南泉老家的嫂子上午专程到陶熔在家乡的墓碑拍照。下午三点半,陶佳富又赶往陶越80多岁的兄弟陶超群老人家,让老人口述伯父当年参军的故事。下午五点多,他回到家中整理完当日收集到的资料,并于当晚整理发送给我们微武穴自媒体平台。

  第二天早上,陶佳富又一次来到民政局。“从昨天早上8点到晚上9点,我一直都在查资料、找线索、整理材料,一天的线索搜集下来,寻亲也有了新的进展,我晚上兴奋到睡不着觉!”陶佳富先生在与我们通话时,仍难掩心中的激动。

  番号对上了,这回错不了了!

  陶佳富一面看着文中的信息,一面比对着嫂子刚刚发来墓碑照片上的碑文,当他看到文中“担任职务”一栏写着“曾任红四军十一师三十一团参谋长”时,他激动地感慨道:“番号对上了,这回错不了了!”。

  图说:陶越烈士的信息

  原来在2013年,武穴市民政局出资与烈士家人共同给烈士在家乡立了纪念碑,碑文是按照村里老人的回忆来记录的,上面清楚地记载着“在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一团任团长兼师部参谋等职”。从那时起,“三十一”这个数字,便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他的心里。如今看到信息匹配,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小小的番号,成了解开陶越身世之迷的钥匙,数十年来苦苦找寻的烈士下落,终于慢慢浮出了水面。

  为得到更为翔实的资料,8月29日下午,陶佳富去往陶超群老人家中,听他讲述了伯父参军的故事,并用文字记述下来。“陶越的原名为陶熔,曾用名陶文孝,兄弟共两人,其中他是家中长子,其弟弟名为陶文泳。民国时期,他从河南军校毕业后,在蕲春一农村以教私塾为掩护。白天教书,晚上秘密集会活动,后乘夜深人静离开了家乡。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1年9月,红四军徐向前部队攻占广济。陶熔随军回广济,时任红四军十一师参谋长,兼三十一团团长,回广济时携妻子方氏归部队,后杳无音讯。”

  图说:陶超群老人讲述的故事文字版

  图为:陶佳富将整理的相关资料带到微武穴办公室,委托我们发往今日头条及烈士陵园方。

  陶超群人常常翻阅广济县县志,因此对县志中有关内容印象较深刻。当陶佳富把文章寻人拿给陶老看时,老人突然大声说:“我很确信,这肯定是八爷(陶熔)!武穴姓陶的人不多,信息也匹配得上!”老人翻出县志,上面记载着“陶熔为广济县南泉公社人,1931年7月被编为红四军,当月中旬,红四军开往大别山后,一直无音信”,县志上的记载与今日头条发表的信息基本符合。

  侄子回忆伯父往事

  据陶佳富介绍,从河南军校毕业后,陶熔白天在私塾教书,晚上悄然无声地参加地下党,参军的事情没有让家里人知道。有一天,同寝室的堂兄弟起得早,无意间看到了他的信件上写有入党的字眼,于是试探着问他是否已入党,却仍得到否定的答复。直到堂兄弟拿出信件来质问他时,他才终于松口承认了入党的事情,还再三恳求堂兄弟,不要对外讲。

  陶佳富回忆道,父亲在世时曾和他说过,在1931年,陶熔曾跟着徐向前的部队回乡。他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带着两名保卫士兵,气宇轩昂地返乡,那时的他已身为三十一团的参谋长,并受到了乡里人的夹道欢迎。就在这一年七月,红四军转战大别山后,陶熔随军征战,从此与家人断了联系。

  图为陶越烈士侄子陶佳富一直积极提供线索

  无处安放的思念,终于有了寄托

  20世纪60年代初,为找到陶熔的下落,堂兄弟陶超群根据自己父亲提供的线索写了一封说明信,寄到中共中央组织部。信上写着“特函,中组部,请求查询!”两个月后,他收到了中组部的回信:“经查找,陶熔下落无着。”

  图说:陶超群老人的回忆录

  后来,家人们又多次到民政局问询,并试图通过中华英烈网来找寻他的线索,但是仍然没有任何他的音讯。近些年,村里很多人也在帮忙打听着陶熔的名字,却仍然杳无音信……

  一次次满怀希望地找寻着亲人,按图索骥地拼凑着线索,却又如一颗颗石子投入水中,微澜之后,了无痕迹。家人再无陶熔下落的新线索,徒留一颗等待的心和无处安放的思念。

  图说:陶氏宗谱

  如今,在今日头条和微武穴自媒体的合力之下,终于帮烈士找到了他的亲人。思念,终于有了终点。陶越烈士家里人迫不及待地打算前往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祭拜,让烈士英魂回归故里。

  缅怀先烈功绩,告慰先烈英灵,革命英雄永垂不朽!

关于我们 广告刊例 商务合作 版权声明 人才招聘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 黄冈广播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