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黄梅新闻 > 新闻详情
女子患白血病需骨髓配型 引出30年身世之谜
发布时间:2018-04-11 09:46:00

  养母陪伴梅李佳时,两人双手紧握

  养母陪伴梅李佳时,两人双手紧握

  生病前,梅李佳带着养父养母在外旅游时的合影

  老公在病房里陪梅李佳看视频

  原标题:生日当天得知患上白血病,捐髓配型竟发现自己不是爸妈亲生的……

  “我从没想到过,我的身世会和电视剧《血疑》那样相似。”4月8日,躺在武汉协和医院病房内,30岁的黄梅女孩梅李佳百感交集,自己不是爸妈亲生的,从拒绝相信到最后接受,她花了几天时间。

  30岁的黄梅女孩梅李佳,今年3月25日生日当天,被确诊为急性单核细胞白血病。因为需要直系亲属为骨髓配型,并非爸爸妈妈“亲生”的秘密隐瞒了30年后,被养父母主动揭开。

  一边,是养父母的不离不弃;另一边,久未谋面的亲生父母和3个姐姐、1个弟弟,也赶到武汉协和医院,撸起袖子捐髓配型。

  自己患了白血病,爸妈不是亲爹娘

  半年前,梅李佳从黄梅县城到武汉一所三甲医院求医,准备尝试做试管婴儿。3月上旬,就在取卵前一天,被查出身体异常,下腹疼痛,发热头疼,全身出现紫斑,住进协和医院。爸爸梅细炎和妈妈李先花闻讯后从黄梅老家赶到武汉,在医院附近租房照顾女儿。

  3月25日是梅李佳的生日,这一天,她被确诊为“急性髓性白血病”,白血病中比较凶险的一种。

  更惊人的是,几天后妈妈李先花郑重告诉她,“女儿呀!其实你不是我们亲生的。”

  再几天后,一群“陌生人”来到梅李佳的床头。其中,就有她记事后从未见过面的亲生父母,还有3个姐姐和1个弟弟。

  当初隐瞒和现在公开,都是因为爱

  74岁的养父梅细炎是转业军人,67岁的养母李先花,普通家庭主妇。

  夫妻俩早已退休,每月工资加起来不过4000多元,为给女儿治病早已举债。李先花右眼眼底病变,前年动手术花去8万多元,尽管眼疾情况一直恶化,但为照顾女儿梅李佳顾不上看病。

  梅细炎说,1988年7岁的儿子因患急性肾炎不幸夭折。当年,他们抱回了一个因家人生活困难要送人的刚满月的女婴。“佳佳刚抱回的时候,十分乖巧可爱,”这些年来,他和妻子早把佳佳视同亲生。

  “女儿待我们,那是没话说。”梅细炎说,他患有高血压,妻子患有眼疾,不论读书还是婚后,女儿都三天两头往家里跑,督促父母按时吃药、休息。父亲爱酒,逢年过节,女儿总是捡好的买。工作再忙,也是隔三岔五打个电话,嘘寒问暖。平时女儿只要有机会外出旅游,总要捎上他和妻子。“如果女儿没有生病,我们真想把这件事一辈子烂在肚子里。”

  看到生辰八字,曾试探过身世

  梅李佳曾在黄梅县人民医院当过6年护士,看惯了生离死别,但这次生病依然让她无比震撼。

  梅李佳说,小时候因父母看上去显老,接她放学时,一度被同学误认是爷爷奶奶。得知女儿感受,父母特意让堂哥去接,自己则悄悄跟在后面护送。

  “吃的用的,只要是别人有的,爸爸妈妈会想尽一切办法满足我。”小学毕业时父母就下岗了,初中毕业后梅李佳主动提出不想读书了,妈妈说就是讨饭也要供她读书。“我读卫校时,每月有400元生活费。当时妈妈每月工资才230元,却舍得花200元给我买新棉袄。一次,我偷偷跑回家,才知道父母一直是吃咸菜度日,妈妈甚至跑到菜场捡别人扔弃的菜叶子。”

  对于身世,梅李佳早在小学三年级时曾有所怀疑,一次她在家里翻箱子,发现了一张红纸条,上面写着她的生辰八字。“当时,第一感觉就认定这东西和我身世有关,想把纸包烧掉。”最终她悄悄放了回去。小时候,她曾故意逃学、不写作业,想通过这些极端方式来试探,测试父母对自己是否前后不一样,但试探结果是爸爸妈妈仍照常一样疼爱她。

  找到亲生父母,他们愿意随时捐髓

  梅李佳生病后,33岁的丈夫蒋涌为她撑起了一片港湾。蒋涌在黄梅县城一家粮油公司做销售,“我要努力拼命赚钱,要支撑这个家,要给老婆挣医药费……”蒋涌和梅李佳是高中同学,结婚4年来,彼此更多了一份分不开的亲情,“如果没有这场病,我们小日子肯定会过得很好!”蒋涌是家里独子,因为梅李佳迟迟未生育,为此背负很大压力。半年前,为圆他当爸爸的愿望,梅李佳为做试管婴儿打了促排针,没少遭罪。

  “通过这件事,我对岳父母越发敬重,如果以后没有孩子,我们也领养一个!”蒋涌说,作为局外人他相信,这个世界上真有超越血缘的亲情存在。

  蒋涌称岳父母十分开明,主动提供了寻找妻子亲生父母的中间人的联系方式,还告知妻子亲生父亲姓柯,家有三个女孩。蒋涌说,由于当年留下的电话已经变动,通过多方打听终于确认妻子亲生父母的家,位于黄梅独山镇骑龙村。

  “简直是太像了!”3月31日,蒋涌赶到骑龙村见到妻子亲生父母一家人。下车后的第一眼,他就确认妻子属于这个家庭,梅李佳和柯家的二姐长相几乎完全一样。

  梅李佳被确诊白血病以后,亲生父母、3个姐姐和1个弟弟两次赶到武汉协和医院看望她。不巧的是,梅李佳当时处于半昏迷状态,双方并无过多交流。30年没见,第一次看见亲生女儿,梅李佳的亲生父母当场落泪。

  梅李佳的大姐柯女士说,梅李佳是家中老四,当年被父母送走时刚刚满月,她当年才5岁,还抱过四妹。事后每每提及此事,父母都追悔不已,几次通过中间人想探知四妹下落,都没找到。

  柯女士表示,四妹被送走后,母亲又生了弟弟,现在,家中三个姐妹和弟弟都已成家立业。只要有需要,所有家人都愿意随时到医院给四妹捐骨髓。

  据了解,住院不到1个月,梅李佳治病已花去20多万,如果采取骨髓移植的治疗方案,保守预估所需治疗费过百万。目前,通过“水滴筹”平台,梅李佳已筹措到医药费17万元,但仍有很大差距。

  如果您愿意为这个特殊的家庭伸出援助之手,可直接捐款给梅李佳。

  来源:武汉晚报

  采写:记者尹勤兵 摄影:记者史伟

关于我们 广告刊例 商务合作 版权声明 人才招聘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 黄冈广播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