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黄冈新闻 > 新闻详情
“神话周”的2017——写作,从初心到恒心的修炼
发布时间:2018-01-12 10:22:31

timg.jpg

周濯街

  2017是我的丰收年、忙碌年、“码字”极多的一年。除完成《小说版:中国神话通史》第7卷《帝喾时代》45万字,第8卷《舜尧时代》40万字的初稿外,还应邀为两位个人、三家企业、三家杂志、四本书籍撰稿约18万字。为黄梅上岗前的新老师、新导游培训班准备课件10 余万字并讲课10多个小时。如果加上公开发表的文章和为中央电视台、深圳卫视以及为文学网校准备的一些文稿,应该超过了120万字。

  面对同样的“成果”,有人说我“真行时”,有人说我“走背运”,有人说我“命真好”,有人说我“好命苦”——这是为什么呢?

  “面子”与“里子”

  说我“真行时”“命真好”者,看见的是我的“面子”。他们知道,除去上述文字外,我还在《长江文艺》《九江都市报》《黄冈日报》《鄂东晚报》《鄂东民间文化》《文峰黄州》等报刊杂志,《文化黄梅游》《遥寄乡村》《楚凤凰》等书籍上发表了《“奇迹”源于坚持》《神奇的文脉传承》《苏东坡与五祖寺》《宜都人的文化英雄》《“鸡蛋”应该从哪里打破》《兵哥哥的乡愁》《“奇迹”的真名叫“坚持”》等散文、评论,和《话说孙家拳》《黄梅渔家的令公崇拜》《四祖寺三月三庙会》《花木深处听禅音》《情意深深“义井弄”》等故事、游记、民俗调查近30篇。

  其中那篇题为《“黄梅戏发源有新说”是一曲贻误子孙的闹剧》驳安徽人与湖北“抢夺”黄梅戏发源地的文章,发了20多处。仅在本县“围炉”的《今日头条》挂上去不到24小时,便有推荐人11.7万,点击率1.6万次。更令人眼馋的,是在9月4日晚央视9套播出的大型纪录片《长江》第二集50分钟的《领跑千年》中,由“神话周”提供文字或“出镜”讲述的便有两个“黄梅领跑千年”:一是万里长江“茫茫九派流中国,沉沉一线穿南北”的壮观场面为什么出现在黄梅境内?二是“领跑佛教千年”的禅宗为什么会在黄梅形成?

  说我“走背运”“好命苦”的人看到的是“里子”。他们知道,除去“面子”上的风风光光外,还有暗自里的起早贪黑,还稿债时的“三更灯火五更鸡”,更有“台上几分钟,台下十年功”这一磨砺过程的“苦果”。因此,我的“里子”厚实得令人生疑:读过七千册书,存有八麻袋采风笔记。

  由于儒家有天命论、道家有自然命定论、佛家有因果轮回论等。因而人们还是将这些与“命运”联系起来。如果真的有“命运”的话,我也觉得“命”与“运”是分开的,只有当它们碰到一起时,才能构成“命运”。

  “心想葫芦天多大,却被母猪咬断藤”,这句话里,种葫芦是“命”,咬断藤是“运”,“天多大”则是种葫芦者的梦想。种葫芦的人如果在菜园周边扎上篱笆,不让母猪咬断藤就可以改变“命运”,实现梦想——这是一种被动改变。还有一种主动改变命运的方式:同样是岩石,如果你追求迅速成才,工匠只能以最快的速度将你锯成门坎、台阶等,这样“成才”速度虽快,“命运”却不尽相同:要么在明面上让千人踏万人踩,要么在暗地里、泥土中与不规整的边角、碎石一起垒基脚。想要成为千人敬香,万人礼拜的菩萨,或供人欣赏的城市雕塑,则不仅“成才”速度慢,而且得经受千刀万剐般的雕塑、打磨。

  因为凡是优秀的人才,都不是与生俱来的,也不一定比别人幸运。他们只是不因舒适而散漫放纵,不因辛苦而放弃追求——雕塑自己的过程,势必伴随着疼痛与辛苦,因为至精、至巧的人才都不是天生的,只有一锤一凿的自我敲打,才够收获一个更好的自己。

  “至拙”与“至巧”

  关于拙与巧,有两个故事:有一次李嘉诚给下属开会,首先拿出一张百元大钞、一张白纸,分别揉成一团后再扔在地上用脚踩。反复多次后,钞票的价值没有减少,白纸却成了废纸。李说:“只要有价值,你遇到困难,遭受挫折,被人唾骂,被踩在脚下都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你仅仅是一张白纸”。那么如何将白纸变成“钞票”呢?

  经常有人说:“立业不读曾国藩,阅尽诗书也枉然”。有人评价曾国藩是“中国古代之最后一人,中国近代之第一人”,“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为师为将为相一完人。”

  曾国藩被如此推崇,是因为自古圣贤可佩,但不可学,唯曾国藩既可佩又可学。13岁时的一个晚上,曾国藩迈进书房,点燃油灯背起一篇300字的小文。他进入书房前,家里来了个贼,听见有人进来,便躲在房梁上,想等曾国藩入睡后再偷东西走人。哪知,曾国藩背到三更还背不下来。那贼受不了,飞身下梁,将此文一字不落地背了一遍,然后冲曾国藩大叫:“你这么笨,还读什么书!”

  还有一组证据更能证明曾国藩比其他名人愚笨:李鸿章17岁中秀才,张之洞16岁中秀才,左宗棠14岁中秀才,梁启超11岁即中秀才。曾国藩从16岁才有资格考秀才,考了7次终于中了个倒数第2名的秀才。相比之下,其愚笨一目了然。

  可愚笨的曾国藩却靠三个词翻了身:一是“早起”。“黎明即起,绝不恋床。”一起来便开始读书。二是“耐烦”。“一句不通,不看下句;今日不通,明日再读;今年不精,明年再读。”他读书不求快不贪多,不弄明白绝不罢休。三是“有恒”。他每日早起读书,从不间断。就连行军打仗时也“每日必读书数页,填日记数条,习字一篇……”他说:“不日进,就日退。”曾国藩让我们明白了一个普通而又浅显的道理:“拙看似慢,实则最快”。

  因此,曾国藩一旦开窍,立马一鸣惊人。中秀才的第二年,他就中了举人;中举人四年后,就中了进士。曾国藩中进士后,被留京做了翰林。进翰林院的人都是大才子,看不起俗务,办事通常都是做样子、玩花活。曾国藩做什么事都全力以赴,认认真真,不玩心眼。因为做事扎扎实实,十年之中,他获得了七次升迁。从小翰林做到礼部侍郎,成为二品大员。

  学问仕途如此,写作为文亦然:树木花草速生者必速朽,速荣者必速枯,这告诉我们,它们虽有一时的辉煌,却不能长久。同样作家不在于一次能跳多高,而在于一辈子能走多远。像速生的树木,一点韧劲也没有,肯定难成最后的赢家。

  “输家”与“赢家”

  如何才能成为最后的“赢家”,我的经验是“独持偏见,一意孤行”。徐悲鸿的这幅自勉联,我的理解是“独持偏见”因酷爱;“一意孤行”为实干。例如:在常人眼里,三类本科大学的校风比较差,因此学生进入“三本”后大都随波逐流地打游戏混日子。有个名叫李保根的学生却与众不同:李家三代单传,他是“只准生一个”时的头胎男孩,故取名“保根”。小学一年级时,保根拿回成绩单后他爸惊问:“数学0分,语文1分?”保根点头,并开始颤抖……他爸一看心都要化了,于是说:“儿子,你有点偏文科啊!”儿子从此想学便学,想玩则玩!

  保根能够考上三类本科大学,已经令全家人大喜过望。他爸大胆地给儿子提出了一个要求:“大学生嘛,梦想还是应该有的,万一实现了呢?!”保根认真地回答道:“我的梦想是考注册会计师!”爹妈为之雀跃。然后,在“三本”的环境里,保根成了异类,一个因为过于认真而显得不合群的异类。冬天,室友围坐一起吃火锅时,保根在做题。夏天,室友在看电视吃西瓜时,保根在做题。一年四季,室友们看电影时,保根还在做题。大家都怀疑保根有精神病。毕业两年后,保根真的拿到了注册会计师证。再过一年,保根进了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如今,已是高管,年薪百万。

  有人问保根,处于那种负能量环境,还能保持上进的状态,不怕自己的认真变成一个笑话吗?保根则说:“有梦想却不敢认真努力,才是笑话啊!”保根因“一意孤行”,最后成了赢家。在同样环境中,有人创造神话,有人成为笑话。那些只晓得站在旁边说风凉话的人,才是真正的输家。猫喜欢吃鱼,却不能下水;鱼喜欢吃蚯蚓,却不能上岸。人生,不可能事事如意;生活,也不可能样样顺心。

  在我过71周岁的生日时,写了一首诗,美其名曰《稀毛洛夫咏叹调》。第一段是:伸一伸 微驼的老腰|摸一摸 头上的稀毛|忽然 发现我|真的 已变老……最后一段是:才将花甲当花季|又将七十当十七|与特朗普同龄|野心却比他小|不当美国总统|不负家乡父老|不给儿女添累|只想活出自己的骄傲。男人还是活得阳光点好,小时可以是朝气蓬勃的“朝阳”,老了也可以是无限好的“夕阳”。

  如果可以拿写作与做人相比,那么写作便是:从初心到恒心的修炼。因为偶尔想做一件事叫做喜欢,经常去做一件事谓之热爱,能用一辈子把一件事做到极致,才敢称之为“某家”或“某某家”。

  周濯街简介:湖北黄梅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常务理事、湖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中国艺术家交流协会终身会名誉主席,湖北省黄冈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从1982年至今已经在武汉、北京、台湾等地出版长篇神话小说99部(其中在台湾出版长篇32部),中短篇小说800余篇,约3700多万字。其作品远销美国、日本、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港、澳、台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受世界各地华人喜爱。[资料来源:黄梅县人民政府网,2014年09月25日发布文章“黄梅作家周濯街简介及其作品《义民杨清江》”]

关于我们 广告刊例 商务合作 版权声明 人才招聘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 黄冈广播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